拐来的弟媳

发布日期: 2020-03-25 13:13:02 浏览次数: 3 作者:

九十年代初的一天。远在山东的婆婆突然拍来电报。要我们速寄些钱回去。并说祥情见信,婆婆是从不与我们要钱的,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这么多。

我们赶紧电汇了一笔钱回去。

从随后而来的信中我们才知道:说她叫正英。婆婆用五千元为她最小的儿子在人贩子手里买了一个四川姑一。

而且还寄来了他们的订婚照,

刚满十七岁,圆圆的脸上嵌着一对大眼睛,这是个还有些稚气的姑一娘一?怯生生地与就要成为她丈夫的小叔子贴身。

个子与小叔子差不多高;从照片上就可以看出;一脸的稚气和浓浓的乡土装扮更平添了几分让人疼惜的模样?我们一看信就急了,这是个外貌秀丽清纯的姑一娘一。从人贩子手里买女人并强行一逼一婚是犯法的事,弄不好会鸡飞蛋打不说!还得落下一个强一奸一妇女的罪名,以免触犯法律。先生写信叫家里赶紧停止这种荒唐的。

可信还是晚了一步?婆婆的第二封信中说小叔子已经与正英结婚,并说正英不是人贩子拐骗的,而是自愿从四川嫁过来的,她也知道家里为她用了一大笔钱,就是说她是明明白白地被人贩出来的,信中还说正英的年龄还不到法定婚龄,只好办几桌酒席先结婚!让亲朋乡邻们认一。

等到了婚龄再去补结婚证就行了,并说时下村里好多人家都是这么办的!我和先生也不好再说什么?见已经到了这一步,只是为家里担着一份心;而在我的心里却还藏着一种!

为那个叫正英的女子感到悲哀!在一个新年的前夕,我们回山东老家过年。见到了早已成为我妯娌的正英,这时的她已经是一个三岁男孩的母。

却还只有二十岁,她本人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的多,多了些少一妇所特有的成熟,那圆圆的脸上少了些稚气。如一汪湖水清澈透亮,大眼睛忽闪着热情的光。特别是她的肤色白一里一透一红。水灵细。

听着她说着一口地道的当地方言,高挑的身材却显得有些单薄;麻利地在灶前为我们忙着饭菜,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溶入到了这里的生活之中;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种远嫁他乡的哀怨,岁月像一块。

人生会被这块磨石打磨的面目全非。正英就从一个巴渝少女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齐鲁少一妇,举手投足间根本看不出她与当地的媳妇们有什么两样?只是她那特有的水灵和清秀还多少透着点南方姑一娘一的本色,短短三年多。我竟有些嫉恨起造化弄人了!当然更多的是惋惜?而我的这种惋惜是不能说出来的!正英一见到我就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总围在我的身边"大一嫂,大一嫂"地叫着;她知道我所处的湖北与她的家乡四川是。

看着她对我的那份亲一热劲。

可想而知。

她的老家在四川一个多山的地方。

气候与习俗有很多相同之处,真有点把我当成她的一娘一家来人了;在她看似平静满足的外表下:内心深处始终还存有一份对家乡的缱绻之情。那里山高。

离开这鬼不落脚的地方,

婆家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家,

能种的田很少,上山下山艰难,再加上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一切物品都靠人背上背下:潮一湿浸蚀,漳气一逼一人。很多人都患上了哮喘病,生活十分清苦,但凡有一点希望都想远走高飞;所以正英的母亲也狠狠心,她的命运还是不错的?落在富庶的山东。

叫她跟着人贩子走出了深山;对她也很好!婆婆又很通情达理,丈夫虽说大了十几岁。只是在这个家里她是没有发言权的,她只有不停地劳作,一精一心伺候一家。

她认为嫁了人的女人不都这样吗?

而是死心踏地的恋上了这个家,

她没有要逃走的念头,

这辈子只想能再见一妈一一妈一一面。

再无牵挂地在这儿生活下去,

眼里也有一层晶亮的水幕,

才没叫水幕变成水珠滴落下来;

但她满足了,这里比她的老家确实要好很多!只是在她心中一直还藏有一个愿望。还有一份最重的牵挂,那就是她多病的一妈一一妈一;她对我说:只有了了这个心愿,她才会一心一意地。她对我说这些话时,分明有一种期盼在脸上漂浮,她用力咬着嘴唇;我的心舜间充满了悲戚和!

二十岁的她应该正处在花季般的生活中,

这份信任也促使我下决心。

却不敢对身边的人有所表示和要求!可她却背负着如此沉重的无奈和牵挂,竟将希望寄托在我这个远方归来的人身上。这份沉重打破了我心中的平衡,只为我也是个女人。只为我也有母亲,一定要帮她完成这个心愿,我拉着她的手说:"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

我来跟一娘一说:

叫你回一趟老家去看一妈一一妈一。""真的。大一嫂,你会去跟咱一娘一说吗?你会让一娘一同意我回一趟四川吗?"我使劲点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

虽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成功;正英见我这么肯定。但我会努力去为她争取,她终于没能忍住眼中的水幕。顿时化作一滴滴泪珠滚下了脸颊,我知道这个工作并不好做!村里凡是从外地嫁过来的媳妇们还没有一个能回老家探亲的,因为家人们怕媳妇们会一去不复返,我首先将正英的心思告诉了。

他是儿子。

一日饭后,

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好让他也来帮我说话,说话的份量要比我重的多,趁着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家常的机会,先生也在一旁帮腔,我对婆婆说出了正英的心思;将眼光移向小叔子,婆婆想了一会没开口;小叔子怕惹母亲生气,忙对着正英吼道:"熊一娘。

哪来这么些想法啊!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咋还想着要回四川呢?再说要回小心着你,""我――我――,"正英嗫嚅着,我正想示意先生出来说。

他已经对弟弟大声开腔了,"你怎么说话呢?正英就不该有想法吗?她想念她一妈一是人之常情,我和你嫂子不也是想咱一娘一才回家来的吗?"先生的话虽不多。却也入情入理,一家人都没做声;我理解先生的话,他虽然在湖北生活了二十几年,可那份思乡和思母一之情一点也未能。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份思念竟越来越浓,他虽然是在说弟弟,婆婆盯着自己的儿子看了一会。眼睛有些潮。

她听懂了儿子的心声。

沉思了一会儿的婆婆对全家人说出了她的决定,

你们俩口子一起去。

孙子不能带去。

其实也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最真实的表达,也被儿子的牵挂感动了;"秋后吧!等到秋后地里都收上来了再回,但有一条,孩子小,受不了路上的折腾,"我明白婆婆的意思;她是防着正英会一去。

我只要去看看我一妈一就回来,

"回四川的路费我们来出吧!

想用孩子拴住她的心。我在佩服婆婆明理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婆婆的一精一明。一娘一,"正英急急地接过话,生怕婆婆会变卦。我也赶紧接着说:正英很。

"先生又开口了,

我和你大一嫂常年在外,

"听了我的话,"谢谢大一嫂,她有些哽咽地说:谢谢一娘一。"弟妹;我得先谢你,只要你们俩个好好过日子!替一我们孝敬咱一娘一。我们就很感谢你了。咱一娘一和这个家就交给。

你们放心。

"正英赶紧说:"大哥大一嫂。有我在,一定不会让咱一娘一受累,"婆婆是说话算话的,那年秋后,正英与小叔子一起回了趟四川;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一妈一一妈一;可她不能在一妈一一妈一身边久留,十几天后,她必须得跟着丈夫再一次离开,这一次的离别;也许就是母女此生相聚的结束,正英的心被撕成了碎片只是从这。

再也没听正英提过四川。

她只有将那份思念,

她就像千万个女人一样,将自己的命运紧紧地与现在这个家连在了一起,那份亲情深深地埋藏在了心里我知道:那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那贫瘠陡峭的。

时间就像一把无情的利剪。

那忧心牵挂的老母,永远都是她心中挥之不去的疼痛,可以剪碎梦想和无奈,却永远都剪不断对家乡和亲人的那种刻骨铭心的。

可以剪碎欢乐和。

相关热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