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父亲很早就去世了

发布日期: 2020-01-22 23:28:03 浏览次数: 4 作者:

教室一时多出了一个空位,它靠讲台前方,不过那个位置确乎是有人坐过的。没有一个同学愿意坐在那儿,他是一个小个子。

毫不夸张的说他的衣服就是用一块块不同的布块缝凑起来的,

黝黑的肤色不看身份信息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就是个非洲男孩,

头发稀松蓬乱。衣服上全是"安全补丁",沉默寡言的他总是很安静的坐在那个位置,双眼凝视。

整天话都不说:

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可即便这样大家都不愿意亲近他;"他太内向了,""就是:要是我这样我会疯,"同学们个个议论着他,"某次上课,他也就成为我们班的"特别关心;老师抽到他回答问题,他却是陷入沉思依旧静坐在那个位置。老师见状不觉有丝。

"你快起来回答我问题;

老师毫不犹豫的打断他;

他用严厉的口吻叫道:仿佛没有任何外界事物能影响到他,"他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居然对老师如此的不敬。站起来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他脸涨红着,支支吾吾想要解释,他嗔视着,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吼道:下课到我办公室,"话音一落便迎来一阵哄堂大笑,而我的确是看到他那难堪得要哭出来而又硬憋回去的表情。很快便下。

从办公室出来已是另一节课下后,

这下彻底打击了我对他的同情。

什么态度,

老师的怒气仍未散去;催促着他去办公室;他委屈着有些无奈,他出来时脸上挤满了委屈和忧虑,处于关心我上前问道:"你还好吧!"谁知他只是瞥了我一眼;便摇摇头走了,轮到他值日那天;教室的保洁工作有他负责;可碰巧那天教室的垃圾比往常多了近。

这么大的工作量他一个人是完不成的。

很快老师便来验收了,

妈呀还这么脏,

他沉默着拿起扫帚开始动起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我在窗外静静的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中虽然仍对他对我的爱答不理有些生气但是仍有些同情。乍一看;"你怎么负责的?教室这么脏,非要我惩罚你扫一周清洁你才肯用心吗?"他眨巴眼睛似乎是要急?

我忙走上去假装找老师有事。

他没有来,

我知道他想解释。可他怕老师又毫不留情的怼他,把老师叫道外面告诉事情真相,这才避免了新的误会与矛盾;突然有一天,一天一天又一天,他仍没有来,一周后老师严肃的走进教室用一种抱歉的语气。

"同学们,我们全班欠缺席同学一个道歉,我今天才了解到他家的情况,他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只有他和他母亲。家里经济很不。

而他母亲也身患重病。就在前几天他母亲也去世了,他也不得不辍学了"话音刚落教室里静得可怕。"老师我们捐款给!

""老师我们去看望他吧!"一时间教室里充满了同学们的爱心与热情,很快我们捐好了款在查看他的家庭住址后老师带领几个代表去看望他!而到后才发现早已人去屋空。老师和代表再一次陷入安静同行的我不禁有些鼻子。

新的一天,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照到教室,照到那个空了许久的。

相关热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