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随时重返沙场奋勇杀敌之意

发布日期: 2020-02-28 09:11:02 浏览次数: 3 作者:

一条弯弯曲曲的古道:

"得得得"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在苍茫的暮色中,延伸到远方,消失在天的尽头,隐没在夕阳的光辉里。一匹枣红马闯入眼帘。越来越清晰;戴着方形的头冠。马背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清瘦的脸上;满含忧郁,眼睛炯炯。

他就是陆游。

小雨像烟一样笼罩着路边的驿站。

好像是深藏在剑鞘里的宝剑。冷峻中又透出一丝难于遮掩的英气,依然气势逼人。浓黑的胡须在风中飘拂,腰间佩戴的宝剑。随着骏马的颠簸上下颤动,大有随时重返沙场奋勇杀敌之意,乌云布满天空,一阵风好像从地里?

不多久。

烟雨朦胧中,驿站的热闹气氛沉寂了下来,陆游戴着斗笠走出驿站。沿着驿道漫步,步履沉滞,时而抬头仰望北方;回想最近朝廷传来的消息。时而低声!

都是王师败绩,大片国土又沦陷在金人的铁蹄下:有多少的黎民百姓又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啊!这时微风中飘来一股幽香;沁人心脾,他心里一震,不一会来到一座断桥边。不由得加快脚步,由于风雨侵蚀;桥身已经破损。年久失修,就在桥边,就是这座残破的。

栏杆只剩半截。梅花尽情绽放,粉红色的花瓣。有一颗梅树,淡黄色的花蕊。随风摇曳;在这荒山野岭;在这风雨如晦的黄昏,这株梅花虽然开得那么灿烂!也没有人来欣赏,显得是那么孤寂!那柔嫩的花片在一点点的雨水打击下:摇摇坠坠,让人想起"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诗句,他伫立在风雨中;徘徊在梅。

心里的苦楚涌上心头;伸出双手抚摸着雨水中的花瓣,不由得老泪纵横。国家风雨飘摇。朝廷的昏庸无能,主战的大臣们都被排挤;何日才能收复。

梅花啊!

就算我继续被朝廷遗弃。

就算我的政见和主张没有得到朝廷的重视和采纳。

还我河山呢?当权的都是那些主和投降派;凋零的梅花飘落在驿道的泥泞中。有些已经分辨不出本来面目,完全化为了泥土,被南来北往的行人和车辆碾压,但是泥土里还依然散发出一阵阵的暗香。我的命运何尝不是和你一样?

我对收复失地恢复中原矢志不渝。

就算我被投降派迫害。我的抗金主张没有改变,只留香气满乾坤,一树梅花一。

相关热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