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到左邻右舍打听打听

发布日期: 2019-11-02 15:51:09 浏览次数: 7 作者:

成了小老板,

他照例将近九点时来到店里,

那儿是古玩街上的小老板们喝茶,

晴天霹雳刘宝娃原本是个农村娃,如今竟在古玩街上开了一家名叫藏宝阁的古玩店,这天上午。开门的时候,他见对面柳树下聚了一大堆人,侃大山的地方。平时上午是大伙忙生意的时候,很少有人过去。这么早咋就聊上了,莫不是有什么重大?

宝娃年轻好热闹!

各位老板,

他店门没进就凑了过去,老远就问。聊什么好事呢?"正聊得热闹的几个小老板忽然都住了嘴,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宝娃。

"宝娃。

"去哪儿?

那眼神怪怪的,像是幸灾乐祸,又像是嘲笑。宝娃被看得有些发毛,"你们怎么这么看我啊?"紫云轩的宋大头站起来,出啥事了;你今天怎么还来啊?你没去"宝娃奇怪。

"宋大头一副神秘的样子,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事?

"宋大头压低声音;

"刘云峰刘副市长,

宝娃顿时后脊梁发凉。

双膝发软,

"他为什么要自杀啊?

""畏罪自杀呗,

"难道这么大的事?"大哥呀!"宝娃更是一头雾水?昨晚上跳楼自杀了,不相信地问,"宝娃大惊,"你开什么玩笑?"宋大头说:现在满城都传遍了;昨天下午刘云峰被双规,晚上就跳了楼,他强撑着身子,颤声问,"宋大头见宝娃失魂落魄的。

"宝娃你没事吧!

虽然你叫他二叔,

你也别太难过了;

也许是件好事"宝娃脑子里乱哄哄的!

就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说:但他毕竟不是你的亲叔叔。他死了一了百了,说不定家财什么的能够保住?对他家里人来说:宋大头说了什么?对他来说: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不亚于一场大地震,让他感到末日来临,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二叔死了,以后我该怎么办呢?好日子到头了,正当他惶惶然不知如何是!

二叔家只剩下二婶和堂妹两个女人;

他让出租车停下:

下了车站在路边前前后后想了半天。

宋大头拍拍他肩膀,你别傻站着了,赶快去你二叔家看看,帮着料理一下后事吧!"一句话提醒了宝娃,此时肯定需要人跑腿帮忙,宝娃的大脑渐渐冷静下来。走到半路,对自己来说也未必全是坏事;竟隐隐觉着二叔的突然去世。心里终于打定了一个主意,宝娃就近去了一家。

二婶双目红肿。

并往里面转入了十万块钱,新办了一张银行卡,这才往二叔家走去,二叔家里冷清清的,除了二婶和堂妹;并无他人,见到宝娃,呆坐在沙。

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嘉琪,

像往常一样。说纪委的人刚离开。堂妹嘉琪告诉宝娃,他们在家里翻了半天,带走了爸爸不少东西,宝娃问她,"嘉琪愤愤地说:二叔到底出了什么事?"他们说我爸索贿受贿,简直是血口喷人,我爸清清白白,他一定是被冤枉的!"二婶打。

还用得着自杀吗?

要是清白,我早就知道:他一定会有今天的!"宝娃知道二叔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但好多年前已经分居!二婶和二叔虽没离婚,根本不信道:嘉琪听妈妈如此说:"你说我爸贪污受贿,那你说他贪污受贿的钱在哪儿?花哪儿去了?你看咱们家。像是有钱人家的样子吗?连我出国留学他都拿不出。

"二婶冷着脸说:"没证据人家能抓他;他的钱都花在野"宝娃心里明白,他察言。

二婶肯定是要说二叔把钱花在了野女人身上。听出两人好像并不了解二叔真实的经济状况?他想二叔跟二婶不和。应该不会把他和自己的事告诉。

就试探地问二婶,

"二婶摇头,

上面有几句话,

是他留给嘉琪的,

宝娃听了心里一紧。

而嘉琪到现在仍认为爸爸是冤枉的,可见她也不知道:除了二叔跟自己,想到这里,那件事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宝娃松了一口气,"二婶,他没给你们留下什么话?我叔走得这么突然,但又突然说刚才纪委的人送来一张纸条,他还提到了你,忙问。

"你爸是怎么写的?

宝娃悬着的心放下了,

从纸条内容来看,

递给宝娃,"嘉琪从桌面上拿起一张纸条。宝娃接过一看,只见纸条上字迹潦草地写着,爸爸对不起你;不能再照顾你了,可以去找你宝娃哥,以后遇到什么困难?他会帮。

嘉琪再聪明。

二叔显然是想把那件事告诉女儿。但又不敢明说:只能写得很隐晦,单凭这么几句话,也猜不透里面蕴含的意!

狐疑地问,

嘉琪看了一眼宝娃,"宝哥,我爸让我有困难找你。他为什么让我找你呀?你跟我们只是远亲;"宝娃见嘉琪好像起了?

我开古玩店。

斟酌了一下:"因为我欠着二叔一份情,应该报答他。"欠什么情?"嘉琪问,"宝娃说:"二叔一直挺照顾我的,二叔虽然没有明着。

影响大。

无形中还是沾了他不少光?

"二婶冷冷地说:

"他是多此一举。

他知道二婶一直瞧不起自己这个来自乡下的穷亲戚,

但他当市长。我能有今天;再说了,你是我的堂妹,我也应该照顾你的。用不着你来照顾,"宝娃听了;嘉琪还有我这个妈呢?大感尴尬,掏出一张银行卡,他心里一。

我不知道二叔留给你们多少钱,你们也可能不缺钱,但我当侄子的,一定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说着,他把卡放到茶几上,你们用来办理二叔的后事吧!"二婶和嘉琪见他出手如此阔绰。"这里面有十万。

一直下着小雨。

又吃惊。既意外,嘉琪说:怪不得我爸让你帮我,原来你这么有钱啊!赚的也不算多,但日用花销足够了,"休想独吞二叔下葬这天,加上二叔死得不光彩,天气不好!简单的仪式结束后。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少,曾经叱咤风云的二叔就从人世间彻底消失了,一。

这天下午。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刘宝娃正趴在电脑上玩游戏。店门一开。走进来一个女子,宝娃只看了一眼,眼珠子就转不动了。只见那女子,二十上下: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肤若凝脂,明眸。

"你是"美女微微一笑;

看起来清丽脱俗,殷勤地起身招呼;宝娃精神大振,"欢迎光临,想要点什么?"美女冲他嫣然一笑,就是刘云峰的侄子刘宝娃吧!"宝娃一怔,亲昵地说:"我叫陈敏。云峰应该跟你提起过我吧!叫得亲热;宝娃骨头差点。

"她笑得妩媚,

他努力回忆了一下:放这儿,我二叔好像没有提起过你?"陈敏听说是假的,失望地问,"还有别的吗?"宝娃一。

"没了。

"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和他又不是什么直系亲属?

二叔就在我这儿放了这件东西;"陈敏叫起来,""不可能,眼睛紧紧盯着宝娃;压低声音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刘云峰的钱都是放在你这儿的。你不是想独吞吧!"宝娃大叫冤枉;我二叔有老婆有孩子,他怎么可能把钱?

"继而他转守为攻说:

"陈敏没想到他会反咬一口;

"你就别演了。

"我听我二婶说:我二叔的钱都花在野女人身上了。他的钱应该都给了你才对呀!你是我二叔的情人;生气道:我听说专案组搜遍了他的家;并没有找到多少财产,他的钱肯定转移在。

这么大方,

我猜他的钱肯定是放在你这儿的,

""那你凭啥认为是在我这儿,"陈敏得意地一笑。"我听人说:你出了十万块钱给你二叔办后事,里面肯定有原因,"宝娃后悔了,对不对。早知道这样。当时就不该拿钱。

只怪当时太冲动了;他避开陈敏的目光,我随便卖一个花瓶也不止这个数,""你就别嘴硬了,"陈敏改变战略,把香喷喷的身子凑近宝娃,媚眼如丝道:我也不多要。咱俩二一添作五怎么样?"宝娃血气方刚。看着对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脑子顿时就有些晕眩,"没有,我这儿真的没有二叔的钱。"陈敏见他高低不承认,只得说:但我一定会查清!

"你不承认没关系。

他上完坟后,

"说完,甩门而去,二叔的确有笔钱放在刘宝娃这儿,往事美妙陈敏猜得没错,六年前,宝娃还在家乡务农,多年没回老家的二叔突然回了一趟老家,那年清明,就去了宝娃家里;那。

宝娃心里对这个在外面当大官的远房二叔很有意见,单独找宝娃谈话,曾去找二叔。因为他初中毕业后,没想到。希望能谋个好前程!而且还严厉叮。

二叔只是让他去一家公司当保安。

都不许向别人透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宝娃熬了两年,

无论什么情况下?宝娃看了整整两年大门,他嘴严,牢记二叔的嘱咐。没告诉任何人他是刘云峰的。

没想到;

却给他带来了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

实在看不到什么前途?见二叔不搭理自己,就带着对二叔的满腹怨气,辞职回了老家;二叔这次回来;由他出资,二叔提出。让宝娃去自己任职的那座城市开店做生意,宝娃喜出望外,他向二叔保证一定好好干!二叔让宝娃开的是一家古玩店。宝娃虽然没什么见识?但也知道古玩这一行的水很深,争取干出一番事业来;骗子。

他提出让二叔换种生意;

这生意不是一般人能干的,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才行;因为那些古董动辄几万几十万元,一旦看走眼就可能赔得血本无归,"二叔;我不懂古董啊!风险太大了,我要是被人骗了怎么办?"你只要不去做真古董的生意,"二叔却说:那就没事,你进的货都是假。

所以本钱很小;基本上没有任何风险。那能赚钱吗?"你让我卖假古董。"二叔神秘地一笑,"你这店不需要赚钱,"宝娃不解;"不。

二叔说:

原来那两年你是在考验我啊!

"因为这件事必须交给我完全信得过的人去做才行,

那开店做什么?"二叔沉吟良久。没有回答,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找别人?来找你吗?"宝娃摇头,"第一,你是我的侄子。你嘴严,咱俩是亲戚,你当了两年小保安;都没向任何人透露跟我的关系;"宝娃惊喜地说:我信得过你才来找你,"二叔说:这件事同样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将来还有你的?

我手里有笔闲钱,

你明白吗?

都不能告诉。你能做到吗?二叔这才说:"宝娃点头表示坚决做到,"是这样的,打算存银行或者买套房子;存折和房产证上都不能是我的。

"宝娃点头。

二叔这笔钱肯定有问题,

你用我的身份就行了。

为什么还要开店呢?

将来若是有人怀疑到你;

但无论存银行还是买房子?不是贪污的就是受贿的。所以他打算用自己的名字去存钱和买房;心里已猜到了几分。以掩人耳目。而且还是古玩店?"二叔解释说:开店是以防万一,问你哪里来的钱?有了这家古。

你就可以说是做生意赚的。别的生意赚不赚钱别人可以算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行。

而古玩这一行就没底,一个十几块钱收的破坛子,一转手。有可能卖上几万,几十万。所以开古玩店,随便你说赚了多少钱,别人都会相信的,听二叔这么一。

宝娃恍然大悟。

他想了一下:

二叔叫他放心,

赚多赚少,

一个月五千块。

心中暗赞二叔精明,问如果开店不赚钱。我靠什么生活啊?本钱都由二叔出,并会给他发工资,每月五千,管吃管住,但开门就会有生意,都是他的,但二叔让宝娃记住,有风险的生意。到时候赔了钱,千万别做,他可不负责,宝娃在心里合计了:

还当老板,

自由自在,宝娃摇身一变,从一个农民,变成了古玩店的"老板",二叔还用宝娃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交给他,让他揣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里面存了五十万;将来一旦有人查宝娃,他就可以拿出来应付:

一个生意兴旺的古玩店老板,手上怎么可能没有钱呢?但上面的钱却不许宝娃动。二叔虽然把银行卡密码告诉给宝娃。现在二叔意外去世。落在宝娃手里的,除了古玩店。还有这五十万。当宝娃听到二叔的。

难过之后。马上就想到了这五十万,还是据为己有。是交给二婶;宝娃还是生出贪心?他打定主意,如果没人知道这件事,那这笔钱就算是老天赏给自己的,他之所以去二叔家之前另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将那五十万中的十万转。

是他做的第二手准备,

一旦二婶知道这张卡的事,那自己就一口咬定卡里只有十万块;幸运的是:在二叔家里,他断定二婶和堂妹并不知道这笔钱的事。宝娃毕竟心中。

为求心安!他慷慨地拿出十万给二叔办丧事,宝娃都盘算好了!剩下那四十万。二叔一死;古玩店肯定得关门,那自己就带着这笔钱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舒舒服服过日子,到手横财虽说应付走了。

过了不到一周,

他预感到,但宝娃的心还是放不下来?陈敏不会就此罢休。陈敏又来了,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纸;一进门,"啪"地拍在了桌面上,宝娃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复印的房产清单。一共六套房子,房主姓名一。

价值近千万,

你总不能说这都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吧!

宝娃瞠目结舌,无一例外是"刘宝娃"三个字。他知道二叔会用自己的身份存钱和买房子,见他不说话;却没想到居然买了这么多,"这六套房子。陈敏得意地说:"宝娃一边在脑子里想。

"我问你,

一边说:"当然是我买的,有什么问题吗?"陈敏冷笑着道:你就开了这么个小店,买房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我挣的呀!但利润高啊!你应该听说过。你别看我这。

从开店的那天起;

古玩这一行,可是暴利行业,我十几块钱收进来的东西。十几万的,转手就可以卖几万,你可以到左邻右舍打听打听。问问我的生意怎么样?"他这么说当然是心里有数,老谋深算的二叔就未雨绸缪,隔三差五会安排人到店里买。

造成生意兴隆的假象。

这些房子都是刘云峰以你的名义买的。

陈敏根本不信。"你少蒙我;我心里清楚得很,"宝娃暗自惊心。连你这个古玩店也是他出钱给你开的吧!"你还真会编,兀自嘴硬道:学编剧的吧!又为什么出钱给我开店?他为什么要用我的名义啊?""因为他怕将来有人查他。所以不敢以自己的名义买房,至于开店。也只是一个幌子。你就可以说是自己做生意赚的。一旦有人查买房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宝娃从心里不得不佩服对方。居然猜得一点不错,"你这:

松了口气,

"陈敏冷笑着威胁说:

用意肯定不是在那区区五十万上,

有证据吗?"陈敏略一迟疑,傻子也会想到这些房子有问题,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宝娃见她没有证据,"你就是说破天,没有证据也不行,这房子就是我买的。"我要是去专案组举报,说这是刘云峰受贿所得呢?二叔虽然自杀了,但专案组没有撤销,一旦被他们知道了这几套房子,结局肯定是没收,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二叔的那几句遗言,他让女儿有困难来找自己。而是在这些房。

宝娃也明白二叔为什么要自杀了?刹那间,如果这六套房子被查出来。不但房子保不住,他即便不死也得把牢底坐穿,而死了。房子还会有机会保住,这可是二叔用性命换来的财产啊!则就可能一了百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专案组知道:面前这个陈敏该怎么应付呢?宝娃一边想主意;"你要是有证据,那就去举报吧!"陈敏冲他飞个媚眼;嘴里一边硬。

我肯定不会去举报的,

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你好我好大家好!何必最后都落个两手空空呢?"宝娃沉吟半晌。"你什么条件?"陈敏说:"我要其中的四套。

这些房子是我二叔留给他女儿的,

包括那套别墅,"宝娃没想到她胃口这么大。不由气道:"你一套都别想,我要全部交给我堂妹。"陈敏顿时瞪大眼,你这话是真是假,"你要把房子交给你堂妹,没发烧吧!这本来就是她的呀!""当然;不由又是叹气又是!

没想到你是真傻啊!

""我怎么傻了?

"陈敏看他不像是说谎,"宝娃啊宝娃;本来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这房子登记在你的名下:你二叔又死了。只要我不去举报,那你就名正言顺的是这些房子的。

那这房子就是我的呀!

到手的横财,受法律保护,难道你还想往外推啊!"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宝娃心说:房子是以我的名字登记的,如果没人知道是二叔买的,想到自己居然成了拥有六套房产。身家过千万的富翁,宝娃又是。

又是惶恐。狼狈为奸陈敏察言观色,见宝娃神色变了又变。知道他已经动心,"现在,你还打算把房子给你堂妹吗?"宝娃不说话。陈敏朝他的脸望望,这一千多万几乎没有风险就能拿到,傻瓜才不拿呢?到手的钱傻瓜才不?

你下半辈子躺着花都够了;

我跟你说:两套房子归你。起码能卖三百万,"宝娃"哼"了一声;起身逐客。"你走吧!想举报随你便。别在这耽误时间了,你说得对;谁也拿我没。

别生气嘛,

咱俩一人一半总行了吧!

房产登记在我的名下:"陈敏见他态度强硬,也不敢翻脸。声音一软,这样吧!见面分一半。我退一步,"宝娃躲开她的目光。尽管心中不舍,但实在是害怕对方去。

拿到一半也有五六百万,总比鸡飞蛋打好得多!自己也需要个帮手,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点了点头,这么多房子要想。

卖房子的事就交给她了,

"房子虽然在我的名下:

陈敏大喜,生怕宝娃反悔,说那咱们一言为定。宝娃却说:可是我没有房产证,这房子能卖掉吗?问宝娃,"你想想,"陈敏倒没想到这一点。你二叔会把房产证放在哪儿?"宝娃想了半天。摇头说想不出来;陈敏想。

房子在你的名下:"那就赶快去补办一套房产证。应该没问题的。"陈敏在房管局有朋友,她是通过朋友查出宝娃名下有六套房子的,说要补办房。

朋友说可以。

手续也不复杂。从申请到补办出证件,但需要登报声明原房产证作废,最少需要半年时间。没想到还要等半年,宝娃和陈敏都有些沮丧。夜长梦多,中间万一出差错,但除此之外,那就前功尽弃了。陈:

"不过我不放心你,

也无其他办法,"我负责去补办房产证,别说半年了,只要咱们最后能成功。等一年我都不怕。她突然不说了,不过"说到这里,宝娃狐疑地问。"不过?

说好了五五分账!

可要是等房产证补办好到了你手里!那咱们就签个协议,""哼。咱们这事本来就违法,你要是变卦了不给我怎?

签协议有什么用?又不受法律保护,"要想保障我的利益。"她眼珠一转,除非你跟我登记结婚,我才能放心跟你合作。"结婚;"宝娃一呆。""咱俩签好婚前!

"宝娃瞪大眼;

心中一动;

不同意跟你离婚,

将来如果离婚那财产就一人一半。这就受法律保护了;等房子卖掉。咱俩就去离婚。你不给都不行;我就合法分你一半财产,觉得对方这想法虽属奇思妙想,但的确比签协议有效;调笑道:他看着陈敏娇艳的。

到时候我人财两得,"你就不怕将来我赖上你,你可就得跟我过一辈子了,"陈敏挑衅地斜睨着他,我还说是我人财两得呢?"过一辈子就过一辈子,谁怕谁啊!"宝娃听了心痒难搔,心想如果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相伴;也是一大幸事。两个人成了。

你的就是我的。

可谓财色双收;

于自己来说:我的就是你的。宝娃越想越兴奋。马上说:"登记就登记,以后咱俩就算是两口子了。这就叫"他脱口而出。"狼狈为奸,""呸!这叫精诚合作。"第二天,登记后,两人就去民政局办了登记手续,一方既非什么正人?

另一方也不是什么贞妇烈女?

对陈敏是死心塌地,

在一张发行量不大的报纸上刊登了房产证遗失作废声明后,

一个有情。一拍即合;一个有意;没几天,就假戏真做。做了夫妻,宝娃尝到甜头;言听计从。两人就去房产局申请补办房产证,有陈敏的那个朋友帮忙。一切顺利;只等六个月的公示期结束,便可以领到房产证卖房了;这之后。宝娃每天仍到"藏宝阁"打理。

左邻右舍今儿听说他卖出一个元朝的花瓶。明儿又听说他出手了一件慈禧的夜壶,生意那叫一个兴隆。更让人眼红的是:一个名叫陈敏的美女时不时地以老板娘的姿态到他店里视察。可谓是情场商场两得意;一天晚上。陈敏来找宝娃;宝娃听了,告诉他查办刘云峰的那个专案组已经撤了,悬着的心终于放。

那女人见到宝娃,

"你就是刘宝娃吧!

"你是在等我吗?

只一眼,

因与陈敏庆祝了一番。第二天宝娃起得有点晚,等他来到古玩店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一个小男孩站在店门外,立马招呼,"宝娃听她说话略带外地口音;边开门边问,"顺便瞟了那孩子一眼。他心里就"咯噔":

这孩子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眼熟!跟二叔的眼睛一模一样。尤其是一对小眼睛,不用介绍,他也知道这孩子跟二叔的关系了;黄粱一梦果然。女人对孩子说:"天天,快叫哥哥,"那孩子认生,立刻躲到了少妇的身后,偷偷打量宝娃,心里已经明白。宝娃将母子二人让进店里,这女人八成也是二叔的一个。

而且还有了孩子?她来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一边寻思对策;一边明知故问。"大姐,"你不能叫我大姐,你是"女人:

他从没说起过。

"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天天的爸爸是你二叔。"女人脸上露出苦笑,但天天的爸爸的确是你二叔,"宝娃说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女人说他们住在登州。这次是特意过来找他的,见宝娃不说话,女人接:

"云峰放了个文件袋在我那儿;

平时不准我动,

他出事后。

我打开看了看;

说万一他出了事才让我打开,"宝娃心里一激灵,立刻有了预感。"里面有什么?""里面有一封信和几本房产证;他在信里说这些房子都是他用你的身份。

"她转头看了门外一眼,

云峰交代过,

如果他发生意外。就让我来找你,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她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宝娃,里面果然是一本房产证和一套钥匙,你将它卖掉吧!卖房的钱你可以留下十万。剩下的钱一分为二,一半给天天,另一半给他的女儿,原来二叔对后事早有安排,"宝娃脑子里一凉;留下的巨额财产分给两个。

而自己只能拿点辛苦费,

但又一想。

"其他几套房子呢?

其他的暂时留下来保值,

宝娃听出来了,

他虽然心有不甘,这本来就是二叔的财产。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能据为己有,怎么只有一本房产证呢?就试探地问。"对方淡淡地说先卖掉这套再说吧!但觉得也不好再说什么?对方并不信任自己,便收了房产证和钥匙。说我这就去中介卖房子。卖掉以后我就把钱打给你;陈敏一听就急了,说不行。卖房的钱绝对不能。

给了她,咱们怎么办?宝娃说不是也给咱十万吗?陈敏哼了一声,"十万;六套才六十万。也就是一千多万的零头。一套十万,"宝娃说不给恐怕。

我二叔留下一封信。写明这些房子都是他用我的身份买的。要是不给她,她闹起来怎么办?宝?

到嘴的肉,

绝对不能再吐出来,

只要你一切听我的,

"敏敏,我看六十万也不少了;不是咱的东西。咱还是不要了?行不行,"不行。"陈敏断然说:为了六十万我还用得着跟你结婚,""那怎么办?还有五套房产证也在她手里呢?信在她手里,其余你就别管了,我去找她,这钱就是我的不。我们的,三天后,陈敏就去了。

她凯旋而归。带回了五本房产证和五套钥匙,并告诉宝娃,对方已经表态放弃这些房产了。宝娃又惊又喜,好奇地问她用了什么办法?陈敏说很简单,发现在她名下有两套房产。我去了后先花了点时间查了一下她的资料,而她只不过是个酒店服务员,于是我就找到她,第一句话就说你想不想保住你自己的两套。

她那两套房子肯定也是他二叔掏钱买的。

她就自愿放弃了你名下的这六套房子,宝娃不相信地问。"就这么简单,"陈敏说宝娃真是笨,咱们要是跟她闹翻。那她就会暴露是贪官情妇的身份,那样不但得不到咱们手。

连她自己名下的两套房产也会被没收,她一个单身母亲,下半辈子怎么过啊?所以她考虑一番后,最终觉着只要能保住自己现有的财产,和儿子安安静静地生活就行了,不愿再节外生枝了,宝娃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搞定了;"幸亏她还不算贪心,"陈敏冷冷。

"宝娃一吓。

她要是不答应;"算她聪明,我还有逼她答应的办法?实在不行。我甚至会让她永远消失。"永远消失,"陈敏眼里突然露出凶光,为了一千万;"不知怎的;我会不择手。

但就在去房管局过户的时候。

宝娃感到后背一凉;强笑道:"你你不会让我也永远消失吧!这些房产就都是你的了,我一消失,亲了宝娃一口;"陈敏展颜一笑。"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可说不准,你以后还得乖乖听我的话,"有了房产证,房主刘宝娃可以名正言顺地卖房了。他把六套房子分别委托给六家中介出售,就有买家看上了其中一套。

说此证无效,

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房产证编号后,宝娃一惊。不能过户,"不可能啊!难道是假证。"对方查了一下:说你两个月前申请了。

宝娃和陈敏面面相觑,

并在报纸上刊登了遗失作废声明。所以原房产证已经作废了,得再等四个月。等新证下来你们才能办理买卖过户手续。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补办房产证了,但后悔也晚了,要卖。

半个月后,

坚持说是自己所购,

只能再等四个月,他们没机会了,两名警察陪同两名纪委的工作人员来到"藏宝阁";向宝娃交代完政策后;宝娃心存侥幸,但对方接着就拿出刘云峰留给天天母亲的那。

宝娃情知富贵梦破。

沮丧地问。

"对方笑笑,

但刘云峰一死。

"你们是怎么拿到这封信的?你们找到她了。说你以为我们专案组的人是白吃饭的啊!早在办案之初你就进入我们的视线了,我们手里没有直接。

所以暂时不想惊动你,我们相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即便不去找你们。你们也会粉墨登场,自动跳出来表演的,宝娃突然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直在监视我,""!

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刘云峰在登州有情妇,

顿时双腿发软;

"不好意思!

通过你。我们才发现了这一线索行了;跟我们走吧!陈敏还在我们那儿等你呢?"一听要把自己带走。宝娃知道:现在不但是富贵梦破,自己怕是脱不了身了,站都站不住了,"别说了;"我那小店虽然不起眼。"不过是十万块。

虽说这个店不需要他赚钱,

"就是:

他"咕嘟"咽了口唾沫。但他还是不解地说?这活儿划算,"这还要证据吗?我只要一口咬定房子是我自己买的,"你要不相信我,"我不知道二叔还有个?

相关热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